Jeremy張文德

自幼家貧書少讀,但喜歡閱讀和寫作,1988年投稿寫作至今,兩屆文學獎小說組別得獎人。有天發現寫新聞稿比較賺得多,誤墮風塵,因為專業和克制,現為國際公關公司香港區副總裁。

精選提要
自幼家貧書少讀,但喜歡閱讀和寫作,1988年投稿寫作至今,兩屆文學獎小說組別得獎人。有天發現寫新聞稿比較賺得多,誤墮風塵,因為專業和克制,現為國際公關公司香港區副總裁。
精選提要
自幼家貧書少讀,但喜歡閱讀和寫作,1988年投稿寫作至今,兩屆文學獎小說組別得獎人。有天發現寫新聞稿比較賺得多,誤墮風塵,因為專業和克制,現為國際公關公司香港區副總裁。

佔領過後,除了一班689的「家犬」(e.g. Tree根、元秋、孽瘤、羅飯焦昏)不停疲勞轟炸式地將歪埋變成政策,延續呀公的優良傳統,想當然一定會有秋後算帳!

白色恐怖完全無止境,每天總有誰誰誰收到即將被拘捕的預告,每天也有數不清的無頭公案。法官們專業而克制的把每宗匪夷所思的案件逐一審理,有些是「警犬」改証供而似是疑非指鹿為馬,有些是完全久缺証人,而最好笑的居然是有案件根本找不到所謂被襲的事主(!)。

「慈母」Andy在群眾壓力下,當然又挺身而出說:「警員不是法官,不會考慮法庭能否定罪。」

天下間最腦殘的邏輯莫過於此。

警察最基本的任務就是依據法律去執法,這是三歲小朋友都明白的道理。如果所謂執法根本沒有考慮法律觀點,那還執甚麼法?原來在「慈母」Andy你英明領導下,所有人原來沒有依法去執法,你不是浪費警力、浪費法庭的時間和浪費納稅人的金錢是甚麼?我們也有理由去相信,原來有些人是別有用心及企圖去「知法犯法」。

有七個打人的惡警你不去執法,將「疑似」襲警的市民送官究治,你的腦殘其實超乎想像。

And now I recap in English:Andy,thank you so much,請快點退休去告老歸田吧。You just make everybody feel sick and tired!

圖:istolethetv @ Flickr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