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公布的施政報告,特首林鄭提出發展大嶼山的願景:「涵蓋中部水域交椅洲和喜靈洲附近合共約1,700公頃的人工島……可提供26至40萬住屋單位,供70至110萬人口居住,其中七成為公營房屋,和34萬個就業職位的願景。」一些環保人士,以「逆天行道」為由反對填海。其他反對大白象工程的朋友,則擔心庫房「一鋪清袋」而拒絕支持。我認識的經濟學者,不問鬼神問成效。當成本高於效益,我們才會反對。

 

成本效益的計算,是基於學界公認的經濟原則。自列根政府年代,美國便明文規定所有監管機構在推行任何每年牽涉一億美元以上的新政前,都必須進行成本效益分析。假如成本高於效益,便是觸及了政府定下的經濟紅線。兩年前,林鄭以「實證為本,力求創新」為管治新風格,今日承諾短期啟動研究和設計工作,我樂見其成。明日大嶼的成本效益不易準確估算,今日計數的話成本與效益我認為相差不會太大,因為單單可拿出來拍賣的土地價值已是千億元計的收入。但要說服市民,政府請以「實證為本」的風格拿出證據來說服我們基建投資怎樣維持質素和控制開支。


另一個市民的憂慮,是遠水救不了近火。我的看法是,香港的居住問題有近火亦有遠火。長遠來說香港人想住得舒適,不但要以倍數計提高人均居住面積,亦要大量增加交通和休閒設施。近火要救,遠火便由它燒下去嗎?而且不要忘記,住宅是耐用品,樓價是未來租金的折現,明日住宅供應愈多,今日的樓價便會愈低。因此,明日的住宅即使解決不了今日的居住問題,卻有助改善今日的樓價問題。 徐家健(圖)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