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8月底中美會談無疾而終,9月中旬美國忽然再邀中國副總理劉鶴訪美,但總統特朗普卻幾乎同時宣布對中國2000億美元貨值商品徵收一成關稅,並聲言在明年加碼至25%,美國極限施壓的強勢令中國無所適從,被逼以600億關稅回應,但中國計劃加快開放市場回應外界期望,可望改變貿易伙伴觀感降低中長期風險。

 

在8月22日至23日中美雙方的較低級別貿易代表團在華盛頓重啟談判之際,特朗普的私人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突然認罪和倒戈,令臨近中期選舉的共和黨和特朗普聲勢受挫,臨場博奕形勢有變化,但中方據傳表現出對超過三分二的美方清單示以可以談判的立場,但美方不滿意,中國或亦因此傾向留待11月再繼談。

 

及至9月中旬,美國財政部長曼努欽卻在毫無先兆之下,主動再向中國高層發出邀請進行高層級談判,對應了之前傳出在中美雙方期望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11月的多邊峰會上結束僵局的期望,本來筆者早前甚至準備9月底帶隊赴美談判的劉鶴均以為特朗普或先緩行關稅,但後者行事卻實在難以預測。

 

特朗普先在曼努欽發出邀請後未幾發推文強調沒有與中方達成協議的壓力,然後傳出指示助手推出2000億美元的關稅措施,結果同一周末隨即宣布在9月24日、即一周後馬上落實先前張揚且結束公眾諮詢未幾的新關稅,時間比外界原先預期為快,而且更在9月27日和28日在華盛頓舉行的新一輪貿易高層談判之前。

 

常理出發,這種一方面主動邀談卻同時動刀施加關稅的做法,往往破壞談判氣氛和基礎,亦易於觸怒對方令談判失敗,但特朗普倚靠強大的美國經濟體量,用反華著稱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納歹羅接受霍士電視訪問時表明他不相信有國家敢採取貿易報復,簡單原因是因為「美國是全球最有利可圖和最大的市場」。

 

正如特朗普的交易藝術高舉「主要靠本能」,高舉靈活、市場直覺、誇大促銷、敢於反擊、履行承諾等原則,他不喜歡多邊組織,認為採取雙邊談判達成的協議必然對美國最有利,因此不是單針對中國,他對美國傳統盟友均有採取關稅威脅和重新壓逼談判的做法,在跟墨西哥和歐盟達致的有限度初步協議也有體現。

 

不過今次美國實際在9月底落地的新關稅雖然規模達2000億美元,但稅率只是10%,是特朗普在7月的原建議,而他8月提出的25%關稅要待明年才會正式生效,故算是相對好消息,一方面固然清單因為覆蓋面太廣,導致美國商界不滿、正積極組織游說反對,比如有部份蘋果公司需要入口的電子部件暫時獲剔出稅網。

 

然而美國這種關稅策略可謂損人不利己,雖然中長期或令出口美國的企業遷移生產線,但受益的料是成本低的新興市場,受影響企業則變相負擔成本,且由於對產地更多元的議價和管理也更複雜,面對報復同樣也令美國部份企業受到影響,當然拖累中國經濟幅度較大,目前已知措施影響經濟達0.5-1個百分點。

 

由於美國施加關稅,中國也早承諾回敬,故一日後宣布對美國600億美元進口商品施加10%和5%不等的關稅,算是克制,而中國談判團並無宣布取消赴美談判,或指派較低級別的官員赴約。另一方面雖然傳出特朗普正著手研究對中國的額外2670億美元關稅,但他依然希望跟中國談判特別是跟他欣賞的習近平解決問題。

 

雖然美方極限施壓的造法並不值得欣賞,然而壓力之下,《金融時報》引述消息稱中方本來「似乎決定反擊,並退出談判。但現在的調子似乎不同了,他們想看看在事情變得更糟糕之前是否可以與美國合作。」雖然內部對社保和稅款徵收頭痛,但中方卻同時在研究親商政策,進一步對外資開放市場和減低關稅。

 

本周《彭博》引述消息報導,中國研究最快十月降低大部分貿易伙伴的入口關稅,變相降低進口消費品成本,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而一再強調開放金融服務業,跟筆者早建議的「既然加大入口有利國民,短期不妨予其甜頭避其鋒,爭取寶貴時間」的方向一致,這是美國外的其他貿易伙伴樂見的事,值得鼓舞。

 

雖然短期中美達成協議的機會不大,估計最快要在中期選舉前後才有眉目,但正如筆者一再強調,中國先大手與美國處理貿易逆差問題,再以定期檢討方式處理補貼和知識產權問題是當務之急,雖然美方舉止霸道,然而美國以外的貿易伙伴對中國近期展現經濟和軍事野心之餘的補貼和產權等不公平貿易問題亦有不滿。

 

雖然日歐仍未與美國達成新的經貿協議,但《日經新聞》報導美日歐主管貿易的部長級官員正討論共同方案對採取補貼制度進行嚴格約束,最快9月底討論秋季總結建議,中國明顯地在維護現有國際體系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並且主動拉攏視為民族宿敵的日本攜手合作在海外參與一帶一路,如擬競投泰國高鐵項目。

 

在美被視為親華派的世界銀行前行長佐利克(Robert Bruce Zoellick)在9月中旬內地研討會上坦言,美國對中國的擔憂即使中期選舉後對華態度也不會大幅改變,四大憂慮包括中國對國企的支持、對外企強制技術轉讓的要求、中國製造2025和非常自信的外交政策。建議中國行事不能再尋求形式合規,而是實際合規。

 

佐利克的直率言論很有說服力,或某程度上也令中國高層願意改弦易轍,認真研究推出實際的改革和開放措施,而中國人行前行長周小川更在瑞士承認,中央雖然沒有強制技術轉移的政策,但地方層面有漏洞,而且坦言政府投資或有不當行為,國企可能存在交叉補貼,首次代表中國高層對承認錯誤的口風有鬆動。

 

目前中國調整政策、亡羊補牢加快開放刻不容緩,必須吸引其他外資補足對美出口企業的搬遷,二來也需變相建立自己的「朋友圈」,拉攏其他國家減少對中國的敵意,否則發達國對中國無論政治、科技以至經濟政策的圍堵最終將成為事實,雖然改正有點遲來,但對未來中國真正融入國際社會和成為大國是有好處的。

Share On
Dislike
0
許文昌     貿易戰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