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有「五窮六絕七翻身」之說,今年踏入5月,筆者期待的卻是金管局就《虛擬銀行的認可》發出新指引,因為可能影響香港銀行業能否提早「翻新」。

 

溫馨提示,今年2月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財政預算案》中提過,金管局參考過海外經驗後認為虛擬銀行在商業和技術上均屬可行。而金管局總裁陳德霖亦表示,在發牌指引作出諮詢後會推出指引,希望今年底前發出虛擬銀行牌照。

 

欄友梁天卓是研究創科經濟的專家,他時常質疑創新有否需要政府在幕後推動。容許有意在本地經營虛擬銀行的機構了解監管要求,卻只是讓市場清楚經營的入場門檻。

 

我不清楚金管局參考過什麼海外經驗,不過可以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所知道的美國經驗。

 

美國樓宇按揭市場虛擬化

 

美國最大的消費者借貸市場是樓宇按揭市場。由2007至2015年不到10年間,非傳統銀行的「影子銀行」在樓宇按揭市場的市佔率由不到三成上升至近一半。

 

所謂「影子銀行」,即不接受存款的銀行。不一定是全靠網上交易的虛擬銀行,因此不是近半樓宇按揭交易都是網上進行。2007年只有約3%樓宇按揭交易由虛擬銀行經手,2015年比例上升到差不多12%。於是影子銀行當中虛擬銀行的市佔率亦不斷上升。

 

由於不接受存款,影子銀行(包括虛擬銀行)受到的監管比傳統銀行寬鬆(例如較低的最低資本要求)。

 

另一方面,美國經歷金融海嘯後,政府對傳統銀行的監管逐步收緊。

 

虛擬銀行在樓宇按揭市場的興起,一大原因是創新科技降低了虛擬銀行提供按揭服務的成本,另一原因是政府監管令傳統銀行失去提供按揭服務的競爭優勢。問題是,哪一個原因較為重要?

 

研究發現,風險較高的按揭借貸、失業率及少數族裔比例較高的地區,不約而同影子銀行有較快的增長。經濟學者估計,因政府監管收緊導致傳統銀行失去提供按揭服務競爭優勢,便解釋到為何影子銀行有約七成的增長。

 

換言之,約有三成影子銀行的增長是歸功於FinTech的創新科技。跟其他影子銀行不同,虛擬銀行善於利用大數據去決定按揭利率,而虛擬銀行的顧客都是喜歡網上交易方便的人。

 

發展虛擬銀行門檻要夠低

 

回說香港,筆者認識開設財務公司和私人向富豪「放數」的朋友,甚至認識以前曾經營財務中介的人,因此對本地傳統影子銀行算有一點認識。香港的影子銀行能夠與提供存款服務的各大銀行競爭,因監管而起的成本可能是原因之一。另一原因是這些影子銀行對顧客及準顧客資料的掌握。

 

虛擬銀行在處理顧客數據決定利率方面的優勢,加上可節省人手及租金成本,將有望對傳統銀行及影子銀行帶來一定衝擊。

 

美國的經驗告訴我們,監管機構對影子銀行及傳統銀行的不同監管,比科技創新對虛擬銀行發展有更大的影響力。

 

金管局稱歡迎在香港設立虛擬銀行,亦希望虛擬銀行的發展有助促進普及金融。根據修訂前的《虛擬銀行的認可》指引,金管局原則上不反對虛擬銀行把電腦操作業務外判予第三方服務供應商,但虛擬銀行必須在香港設有實體辦事處,而虛擬銀行亦須維持其股本不低於3億元的最低水平。

 

假如指引修訂後沒有大改動,香港的虛擬銀行須承擔的監管成本將與非虛擬銀行的分別不大。香港的虛擬銀行的競爭優勢主要將會是人手及租金成本的節省和對大數據的掌握。

 

由此可見,香港虛擬銀行的發展不容易追得上美國。

 

另外,我們還要問,什麼原因傳統銀行的網上服務始終不怎樣普及?虛擬銀行又可以怎樣克服這些困難?香港銀行業在面對更大競爭下能否提早「翻新」?這一切一切只有等新指引發表後,虛擬銀行牌照盡快發出才會有答案。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