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像流行病一樣,會傳染。


記得零一年福島核爆後的盲搶鹽事件嗎?人害怕輻射,恐懼就像輻射一樣擴散,不求甚解的一窩蜂走去搶鹽。


記得零八年東亞銀行擠提事件嗎?網路謠傳東亞銀行快將倒閉,人害怕積蓄付諸東流,一窩峰的走去提錢,分行連日擠提。


以上兩件事有一個共通點,這些謠言都是假的。但從假像中,恐懼卻真實的讓人可怕。那麼真像呢?


銅鑼灣書店老闆員工五人「被消失」,千真萬確,我們恐懼嗎?


對,我們都在怕。怕有一天突然消失於香港的地圖上,出現在一河之隔的某一方,報著諷刺的平安。


為甚麼你會怕?就正如你以為你受到輻射影響,你以為你儲在東亞的錢會蒸發一樣:因為與事情切身有關,你從李波身上看到,看到共享的影響因子。我們都在說些中共不喜歡的說話。


這些事情的分別是,人間蒸發,是真實的威脅,我們從真像中滋生真實的恐懼。這種恐懼難以擺脫,它不會隨謠言流逝而淡忘,一旦在心中植根,剷也剷不走。


面對這樣的恐懼,我們該如何應對?


話說十二月初,我到了當時盛傳會有恐怖襲擊的比利時,當地人心惶惶嗎?不,人們還是照常的生活。很多人說,讓恐怖襲擊影響你的日常生活,是恐怖分子最想達到的目標。反恐,就是要故意地克服恐懼,不要讓它影響你的生活步調。


即便如此,比利時的安檢加倍嚴格,街道有眾多多軍人把守,甚至連我下塌的酒店也有軍人廿四小時在酒店門口站崗。如何自保,也是一門重要課題。我們也沒有政權可以依賴,唯一可以依靠,就是我們的社區,人際網路。出入攜伴、讓身邊的人知道你的行蹤,也給身邊的人作個暗號,以識別安危狀況。


這些當然不是真知灼見,但至少,我們不能只困在恐懼的漩渦,更要頑抗,讓它成為我們團結合作的養份。至於我害怕嗎?會呀,真要較勁,共產黨員在港工作,真的可以無孔不入。但誰跟你說爭取自由民主沒有代價?這些事情,有些人,早就準備好了。移民嗎?有朋友說好些人準備走了,但對我而言,這裡有我的根,走不了。

 

原文載於:Nathan Law Kwun Chung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