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2016的第一篇文章,但我卻提不起心機來寫,或者人大了,會覺得新年其實沒有太特別,但事實是,這個2016的開年,卻真的很差。首先是銅鑼灣書店的員工同老闆都失蹤,其次是內地港股又來了一次大跌市。

 

政治問題一大堆,經濟又走下坡,所以就算你沒有看過《十年》,都知道香港已經今時唔同往日,我已經唔敢再去猜測,到底十年之後香港會變成點。早幾日揸車經過正在興建中的高鐵香港站,雖說建築物的構造對我來說,已經見慣不怪,但每次睇見呢個工程,我都會好真心咁反思,到底香港係咪真係需要呢個高鐵?48分鐘(好似係)返到廣東,係咪真係咁重要?

 

仲記得當年高鐵approve時,政府大大聲話唔會超支,所有工程會跟budget行事,個一刻我真係爆粗,做得工程,做得建築,永遠都要報大數,而唔係報細數呀救命,因為做得呢一行,大家都明白所有工程,唔理你前期做得幾詳細,plan得有幾小心,最後最後,都一定會超支,問題係超得多,定是超得少而已。政府當年拍心口話高鐵一定無問題,依家出事了,大家叫你回水,有錯嗎?

 

問題係,政府一定唔會回水,藍友斑望住仲未起好的高鐵,再望見生活係劏房嘅貧苦大眾,真係欲哭無淚,到底呢個政府,係咪個腦入咗水?定係無腦?點解今時今日仲可以咁冷酷?

 

48分鐘返到廣東是否必要,相信心水清的香港人已經有答案,令我嘆為觀止嘅係,高鐵最重要的是「一地兩檢」,如果做唔到,架高鐵起到識飛都無意思,本身政府都已經做好準備強推一地兩檢,之不過發生了「銅鑼灣書店」事件後,特首今日好高調地走出來,對傳媒講「不能接受內地人員在港執法」,我就原句quote番俾各位睇:

 

「只有香港執法人員有權在香港執法,香港以外的執法人員無權在港執法,如果在港執法,是違反基本法。」— 689

 

如果放諸同一標準,一地兩檢絕對不可能係香港發生,公安係香港執法?諗都唔好諗呀!

 

另外一樣令藍友斑嘆為觀止的,係葉劉的講法,佢解釋「銅鑼灣書店」事件如果真係由大陸公安做,一定會做得「乾淨點」,點會留下咁多蛛絲馬跡?呢個講法最amazing的,係葉劉似乎好熟悉公安的辦事手法,講白啲,意思即是「如果要綁架你,邊會俾你打到電話呀?」喂,葉劉,人地係維持正義嘅公安,點解你可以講到佢地係賊咁?

 

望住如此荒謬的人同事,真係激到氣咳。藍友斑認識一位內地做網絡傳媒的大老闆,佢擁有一棟寫字樓,搵咗我地做室內設計,有一次食完飯,佢問我係香港辦媒體難唔難,我好老實咁講,如果係辦緊你個份媒體,絕對困難。

 

呢個老闆係非常開明的有識之士,佢都知道自己份媒體無可能可以係香港做到,身為媒體大亨,佢講:「我明白,香港人永遠不會相信內地的媒體,愈是官方媒體,在香港人眼中,就是只說大話。」如是者,點解你咁介意香港呢一個市場呢?「因為愈不能做到的,我就愈想試它一下。」

 

「但你也不要把香港人看得太高,因為香港人對政治是冷感的,你做不起來,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我們根本對這些事沒興趣。」

 

是啊,發生了如此多的重要大事,理應洗板和引起關注的,卻沒有被洗板,反而洗板的,永遠是一堆貓貓狗狗,和那些笑點不知在哪的無聊video。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藍友斑

Share On
Dislike
0
高鐵     689     葉劉     一地兩檢     斑駁陸離     香港投資日報     銅鑼灣書店     李波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