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可怕的真話,已經說了很多遍,說得自己都開始覺得厭煩。

 

「政見有多影響日常生活和快樂,我覺得很有限。」

 

你想像過身邊的人某天突然失蹤嗎?然後你報警,但警察愛理不理、毫不着緊,只說會調查。 接着,官員頻頻講話指不要胡亂猜測,即是叫香港人收聲。 香港政府,並不會保護香港人。

 

如果你說的話做的事,並不像銅鑼灣書店那樣如此觸及中共的神經,那還好。 但今次失蹤事件,更可怕的地方是證明了,香港跟大陸從前的那點分別,已經逐漸消失。 什麼一國兩制、基本法,都只是虛有其名,只留下軀殼來欺騙港人、給予「香港有自由、法治、人權」的幻象。

 

「因為政見而吵架分手,我覺得是情緒智商的問題。就像因球賽支持不同球隊而吵架。」

 

大家都很厲害,情商很高,很多不公義的事,看在眼內,卻都能接受,且一直忍讓。 只要不太關自己事,就一概當沒事。 是的,你大可繼續當無事,繼續不予理會。 只是,你逃避的同時,請緊記,這裡已不是你 f f 出來的香港了,白皮書才是這裡的法律、 你即將要翻牆才能上網、 遇到不滿的事不要批評以免被盯上。

 

你現在忍的話,就忍一世吧。 就低着頭被侮辱着的過吧。 沒有嘗試去描繪這個世界的人,終將了無生息的老去,而拼死握着畫筆揮舞的終將繪出那個屬於他們的世界。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