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

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由不同民間組織聯合成立,當中包括鍵盤戰線、二次創作權關注組、HKCLU 等。於 2011 年,香港政府欲通過俗稱網絡23條的版權修訂條例,幸得各政黨當時展開拉布而未獲通過。2013年,香港政府提出只針對戲仿等作品的豁免,欲就此通過網絡23條。

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對2015施政報告的回應

香港不為大陸而存在
知識產權不是搖錢樹

梁振英先生於其 2015 施政報告提出讓香港成為大陸知識產權中介人,同時提及 2 年前成立的質易工作小組為亞洲知識產權提供交易平台。短短兩段,了無新意,只著眼如何利用知識產權牟利,完全忽視知識產權的社會作用力,更沒有提及保障知識產權下,如何平衡市民的創作、表達與思想自由。
可能梁振英先生眼中的香港窮得只有錢,他一心認為香港就是為大陸發達而存在,而知識產權唯一的目的就是斂財。要是他以這種思維發展知識產權,再多的創新科技或電影發展基金也只是倒錢落海。


以全球創新科技及電影一哥美國為例,她們的憲法第一章第八部分第八條就寫到知識產權是「用作推廣科技的進步及實用藝術,以有時限限制作者及發明者就相關寫作及發明的獨家權利。」


To promote the Progress of Science and useful Arts, by securing for limited Times to Authors and Inventors the exclusive Right to their respective Writings and Discoveries. - Article I, Section 8, Clause 8 of the 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


可見,知識產權不是只為牟利而產生。當中背後的理念,如推動科技及藝術文明發展,在此施政報告就一字不提。沒有孕育創意、發明、藝術的政策,縱有知識產權政策又如何?這些政策還有什麼可保護?短短兩段就足見,梁振英先生從沒有想過如何令香港創意工業發展,只短視地認為香港必須要為大陸而存在,沒有想過如何自強。


版權修訂條例「網絡廿三」正進行法案審議,本聯盟促請政府不應只短視地以知識產權斂財,更應為創意工業作長遠發展計畫,於保護市民表達與思想自由及版權人之合理權益兩者間尋求平衡點。故此,我們提出「UGC衍生豁免」豁免。

 

要得到「UGC衍生豁免」豁免,創作人必須符合三個條件:

一,作品為非牟利目的而創作;

二,原作品非侵權作品,引述原作品出處;

三,沒有影響原作品的正常使用權致取代原作品的程度。


遮打革命時,我們都看到香港新生代是多麼的有創意。香港政府更應多加利用,發展創意工作,培育藝術人才,同時採納「UGC衍生豁免」,為年青人提供最好的創作平台及保障。

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